2019天津同志据点总结及更新版

  • /
  • @(浙江同志撰辑)
  • /
  • 936人访问

全球华人帅哥同志旅游配图

笔者对据点情况的说明,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观察,更多的信息是同志圈的朋友提供的。这些人年龄跨度在30~45岁,有的人会总去甚至守点,有的则偶尔出现。笔者也是希望广纳信息,让结果更有代表性。当然,我这个不是什么组织或平台,仅限笔者个人的人际关系。当然,也会有人说去了一次,感觉与我说的不符。这也是正常的,我说的也是某个据点在一定时间段内出现某中情况的最大的可能性,不保证每天、每个时段、百分百都是我说的状态。所以,去了扑空或者觉得质量不好,也是有可能的。

言归正传,来汇总一年来(从2019年7月到2019年7月)天津据点的阶段性情况:

天津据点的数量在国内算比较多的,主城区(即市内六区)有16个,滨海新区(即塘沽、大港、汉沽)有3个,剩下北辰、东丽、蓟州、宝坻、静海各1个(西青、津南、宁河、武清目前暂无据点),总共是24个。但是,人气就比较一般了,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总得来说,天津据点是流量型的,人们来来走走不会长时间停留,很多人(特别是年轻的)都是来看一看,没有中意的就走了。
这一年来据点出现的人群,总体上估算四成左右是中年(50岁以上的人群),这部分人也习惯在据点长时间停留,剩下的有三成壮年,青年人群占到三成(从全年估算,不代表某一时间点,也不是每个据点都是这样的水平)。一般情况下,据点都是从下午到晚上有人,晚上人会更加集中。天气暖和的月份(4月中旬到11月中旬)会高于天冷的月份。

按照据点的活跃程度,划分为大小两类。大点有人时间段内是10人~30人的水平,小点是5人左右或以下。这里的标准是每小时人员出现数量最大可能性,不包含年龄和形象因素。大点有只有市区的八里台、一号桥,以及滨海新区的海门园,其余都属于小点。

首先说大点的情况
八里台位置依然是八里台立交桥西北,以公厕为中心的东到立交桥车道下,西到南大校门的沿河公园内。公厕最里面的两个蹲位,墙板上有鸟洞,中间的两个蹲位墙板上有观察孔。这是个活跃度比较高,年轻人群出现机率比较大的据点,年轻人目前估算可以占到六成左右。一般从中午开始有人,夏天会继续到深夜2点左右,冬天一般晚10点以后人就很少了。沿河公园树叶茂盛的时候,公园内就会有人;树叶落光了,人就集中在公厕。

一号桥据点的分布比较零散,包括一号桥轻轨站南面的公厕、公厕西面的绿化带、公厕东门金地2楼公厕以及金地地下一层的区域。公厕在上半年改造后,蹲位都有隔板和门,所以人们会更多的集中于此;公厕西面的绿化带只在4月至10月树叶茂密的时候有人去,而且都是晚上天黑后;金地2楼公厕附近只是偶尔有人;金地地下一层上半年封闭了一部分区域,造成了大量的人员流失,特别是5月份几乎没有人去地下,6月中旬以后开始改善,目前会经常有人去,但较之以前数量少了很多。一号桥也是个活跃度比较高的据点,主要是因为有更多的位置供人做爱,但是年轻人群占比只有3到4成。一般从中午开始有人,继续到深夜(不分季节,不排除整夜有人,当然夜里2点到5点可能就是2、3个人的意思)。

海门园位置依然在塘沽海门大桥东面的区域,公厕、雕塑附近,以及靠近学校围墙的绿化中。从下午到晚上有人,下午人员较零星,晚上人更集中,但不会超过凌晨。因为塘沽范围内目前只有这一个据点,所以人员会有集中效应(市区之外或远离市区的据点都有这个特点)。出现的人员各年龄阶段的都有,年轻人群出现机率也比较大的据点,年轻人目前估算可以占到五成左右。

剩下诸多小据点的情况
吉利大厦商场四楼(面对蹲位从左往右)第2个和第3个蹲位之间,五楼第3个和第4个蹲位之间有鸟洞;四楼第3个和第4个蹲位之间有观察孔。来这个据点的人员都比较年轻,一般工作日午休时间段,下午三点以后到下班时间段,人员会比较集中。剩下的晚上七点到九点,以及周末节假日的下午到到晚间也会零星有人。吉利大厦去年夏天很火爆,但是正因为去的形形色色的人太多了,所以与商场的人员发生了很多冲突,所以四楼五楼的门在去年年末都被拆除了。虽然去的人锐减,但并据点没有消失,时不时的还有人去。所以今年上半年门板又装上后,人员也在恢复。

营口道耀华中学西门这个位于营口道上耀华中学西门的公厕,是现在所有现存据点中历史最悠久的,没有之一。提到“十六中”据点,天津同志圈内也是无人不知。这个据点人员集中在晚上,下午零星有人,特别是工作日晚上9点左右经常有年轻的朋友专门路过这里。因为公厕狭小、位置明显,而且附近有平房区,所以这里极少有人长时间停留。

增产道位置在河北区增产道与红星路交口。中、老年占主,但这部分人都是常去的那些;年轻人员比较零星。公厕里以及公厕后面的绿化中,都是人员集中的地方,每天从下午到晚上有人,公厕后面的绿化晚上天黑后有人去。

天使园位置在河北区金沙江路与月牙河道交口西北方向。中、老年占主,但这部分人都是常去的那些;年轻人员比较零星。公厕里以及公厕左面的绿化中,都是人员集中的地方,人员主要在晚上出现。今年及公厕左面的绿化补种了一些树,使得这个区域遮挡更多,更加隐蔽。

王顶堤立交桥下位置在王顶堤立交桥下复康路(由东往西)辅路北面的绿化中。中、老年占主,而且都是外地的,但这部分人都是常去的那些;年轻人员比较零星。每天从下午到晚上有人,晚上天黑后人更加集中。

多伦道福厚西里位置隐蔽,在福厚西里老楼与新楼楼群之间的胡同里。每天从中午到晚上都会有人,中午到下午中老年比较多,晚上零星有人,年轻人很少。

长江道速8酒店南据点从中午12点开始,到晚上零星有人,偶尔凌晨也会有人,各年龄段的都有。公厕(面对蹲位从左往右)第2个和第3个蹲位之间有鸟洞。厕所管理员很凶恶,对这方面的人十分反感,看到一直在或是总进出的都会说脏话甚至轰走。这个据点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有固定的人群,有若干中老或几个年轻的经常在;二是经常有出租车司机去,当然这几个司机也是GAY。

城厢东路与北城街交口据点有人的时间集中在2个时间段,一是中午午休时间,二是晚上下班后到晚11点,会零星有人,晚上有时人会多点,各年龄段的都有。

津塘路与光华路交口加油站旁公厕据点今年翻新改造,目前只有几个中老年偶然性的路过那里,大部分人都转移到不远处的一号桥了。

东局子月牙河边公厕东局子公交车站往月牙河方向走,到河边往南100米处有个公厕,公厕门口会有2到3个人,都是附近的中老年和外地人。

京津桥自从去年桥西北公厕拆除并重新铺路后,就转移到桥东面的公厕附近。目前去人员也随之减少,而且没有人员长时间停留了。

小红星桥西边河边公厕从下午到晚上会零星有人,各年龄段的人都会出现。附近有一大片平房,所以非同人群也很多。来这个据点的外地人占比较大的部分。

泗阳里交管大队后面的公厕和对面的花园这个据点从下午到晚上会零星有人,以中年群体为主。

洞庭路环岛公园这个据点只会在晚上天黑后有人,4月到11月的晚上会高于剩下的时间。出现的人数量少,基本是中年群体。其实据点的环境不错,附近河边公园到夏天更树茂灯暗。

财大地铁站五二新村路公厕这个据点从下午到晚上偶尔有人,各年龄段的人都会出现。

北辰天穆北运河郭辛庄桥南500处河边公厕老年人较多,剩下都是中年。集中在下午3点到6点,晚上7点到9点偶尔有人。

大港迎宾街与曙光路交口公厕靠近世纪广场,下午到晚上不分时段有人,各年龄段都有。

汉沽河西公园下午零星有人,晚上人稍多。各年龄段都有,都集中在距离公园正门最近的公厕(正门往里走100米后右面)。

东丽无暇花园公厕距离钢管公司轻轨站很近,因为即不是区域中心又临近塘沽,所以人很少。目前接近荒废。

京东第一集公园旁公厕晚上有人,以中年为主。

交通宾馆公交站后公厕从中午到晚上有人,以中年为主。

建设路实验中学校门旁公厕下午有人,以中年为主。

宁河区区域内未发现据点。西青区杨柳青柳霞路公交站后公厕原为据点,因极少有人所以目前已经荒废,西青也未发现新据点。津南区据点咸水沽津南体育场内公厕因体育场改造被拆除,目前未发现新据点。武清区据点西苑公园因公园改造和同志与直人冲突的恶性事件后被废除,目前未发现新据点。

简单点评同志浴池——河北浴池河北浴池虽然不是在天津的中心区域,但是临近地铁(3号线,铁东路站),附近又有北宁湾广场,所以位置不算差。而且,浴池内部的卫生状况已经有所改善。当然,如果你见识过曾经的九龙湾,甚至是济南的兰香泉,你也会觉得河北浴池现在的条件还是可以接受的。浴池人员的状况依然是参差不齐、良莠不均。大概率的情况是以中老为主,外地的较多。所以从视觉的角度上,非常没有观赏性。现在,浴池极少见到MB了,估计也是年轻群体太少的缘故。浴池依然是在周五晚上、周六下午到周日下午,人员数量会比较多。但如果你工作日晚上去,也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编后语:
笔者想说说对天津据点的生态状况,以及如何玩据点的个人见解。这里必须郑重说明这是个人的想法,如何参考这些内容,需要对自身和同志圈的状况有理解和定位,否则没有任何价值。另外,在说明一些现象时,会引申出一些人物的设定,但这些人物只是为了更好的说明现象,没有指向性,不针对任何人,希望不要对号入座。

进入正题:
同志户外据点这种场所,属于实体性质的兴趣聚集区域,进入的认知和技术门槛最低,更加具有流动性和动态性,所以会更加吸引草根性质的个体。来的人有各种目的,大部分人都是为了干炮而来,有的只是想看看来这里的都是什么人,或者偷窥别人做爱。也有的人是为了认识几个人搭讪闲聊,还有的只是想待一会儿,自己刷刷存在感,消除一些自我的边缘化情绪。总之,来据点的人是形形色色的、没有限制的。因为这里的很多行为都是即时、即兴的,所以外在条件成为首要标准。正因为据点人员情况每时每刻可能都不一样,所以个体的条件在某个时间段处于下游,也许下个时间段就到中游或上游了。这样的情况,据点的时间跨度可能小一些(例如1~2个小时),浴池的时间跨度可能会大一些(4~8个小时、半天、或者一天都有可能)。

来对天津的据点做个横向比较,抛开北上广深不谈,与其他的省会和大城市比较,天津的处于什么水平呢?从据点的数量上说,天津算多的,感觉除了北京、上海,很少有中心城区据点数量超过十个的城市。从据点出现人员整体的数量来讲,天津一天所有据点加起来会在50人到100人之间的水平,这个数量应该可以排在中等位置了。从质量上说,笔者觉得很难定义这个范畴。因为每一个会来据点的人,需求和标准差异太大,而且是变化的。如果以20岁到40岁这段人群出现的水平来说,天津的确差强人意。至少,从笔者和提供给笔者信息的人在天津的据点或浴池所遇到的这部分人,每年总体上大概在四成左右的情况。这种水平不算好,也不算太差。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四成左右”,不是每天据点上10个人就有4个是20到40岁的人,更不是每个据点都是这种水平。

天津据点人员年龄段分布的不理想状态,有天津自身的地域特征,也是一种普遍性的状态(笔者个人感觉,去过的大部分城市的据点,都是衰退的状态)。天津的同志,特别是本土同志多半内敛,很害怕在这种地方或附近遇到熟人,这种“打头碰脸”的事。是“做贼心虚”吗?显然不是单纯的内在心理,更主要的是“gay”被全国广泛知晓,很多人畏惧被他人看穿而影响正常的生活。毕竟,天津的全国风气偏向保守,对这种现象评价比较负面。所以,天津据点流行的力度比较小,信息渠道不通畅。另外,现在按道理应该是据点活动主力的20岁到40岁的人群,特别是30岁到40岁的人群成年时期赶在天津市区中心地带的据点因城市建设而大量消亡的时间段。这种地方少了,很多人偶遇发现的机会就更小了(其实,当初很多人都是某天偶然在某个厕所遇到这样的人和事后才开启的据点活动的生涯)。同时,这20年的人目前绝大多数都成家,生存压力和经济压力都比较大,责任和负担都比较重也造成寻求同志活动需要的降低,甚至被压制。

笔者发现很多来过据点然后就大力吐槽的人多半存在这样的心理:看到别人说或网上有评论什么地方好、火爆,就下意识的认为那个地方会像商场超市一样品类齐全、琳琅满目,然后任君挑选。当然,最后结果失望而归。前面说过据点的特性,注定是什么样的人都有,而且每个据点、每天、下午或晚上、甚至每个小时都有可能不一样。任何来的人都或曾经或一直抱有寻求最优解以及确定性的思想,想以某个方式约到自己最理想的对方。而笔者看到的是,这种理想实现的概率非常小,对绝大部分人来讲更几乎接近0。同时,也不排除人品运气爆棚的。有人曾经问过笔者,你去了这么多地方,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时间去什么地方就能如何如何。我的回答是我只能提供一个大致的方向和概率,无法保证你怎么做就一定能得到你要的结果。

谁都希望自己有很好的未来,来据点的人也期望自己能遇到自己理想的或是最优质的那个对方。这导致了在据点这种现实环境了,存在一种较为普遍的包装性心理倾向:身份感代入或回避。有些人内心自我强调非同志生活中的某种优势身份,有些人可以刻意回避非同志生活中的某种低层身份,目的都是为了获取更好的资源。前者会通过“端架子”来暗示,想告诉对方我敢这样“端架子”是因为我有某种身份;后者会回避或掩饰某些信息。诸如此类的现象很多,但这对个体来讲没有对与错、好与坏之分。笔者只是想说坦诚相待的有效性更大一些。至于,对方是否接收,要看对方的三观了,不是笔者评论的。同时,这也造成了人们都有“宁缺毋滥”的心理。任何人都“宁缺毋滥”,从上到下,从高到低,最后也是一种畸形的结果。笔者面对这样的问题,想说的还是要对自身和同志圈的状况有理解和定位,否则切入点约错了,自身位置摆错了,下据点刷到的都是挫败感。

对于天津的据点来说,大概率事件或常态是在据点上最大可能遇到的是中年及以上群体。青壮年的群体的出现成为小概率事件。天津浴池这种情况更加明显,有时画面非常辣眼睛(天津浴池目前为什么会经常有这样的状态,笔者不得而知。也许是因为有些人心态好、有充足的时间和个人空间、或是自持下体大功夫好、亦或不挑食,反正会有公共汽车)。这种模式下,唯一的方法就是以大概率事件博小概率事件,即自己多去来换取遇到那些人的机会。所以无论据点,还是浴池都适合随遇而安,有时间去一趟,有就玩一把,没有就当散步。很多人也许不接受这种投入产出的模式,认为自己好不容易去一次,还白跑一趟,甚至浴池还要花钱,觉得不值。但这对大多数人都是常态化的模式,得失心不能太强。

以上是总结,也是一点个人拙见。欢迎大家来讨论。
更多好玩关于同志旅游,同志聚会,国外同志帅哥旅游,同志旅游活动等好玩内容,请 持 续 关 注 我 们 !

  • 本文由【浙江同志资讯】原创,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 本文链接:https://www.zjso.net/654.html